智库中国 > 

张敬伟:从中国经济复甦看西方的偏执

来源:《大公报》 | 作者:张敬伟 | 时间:2020-10-16 | 责编:申罡

文|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本年度最后一项诺贝尔奖的得奖者揭盅。瑞典皇家科学院日前宣布,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由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米尔格罗姆和罗伯特.威尔逊共同夺得,以表彰他们对拍卖理论的发展以及对拍卖形式的创新。


近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从理论回归现实,今年也不例外。“拍卖”更加贴近生活,毕竟拍卖市场在线上线下无处不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主席弗雷德里克森表示,今年的经济学获奖者从基础理论开始,后来将他们的成果应用於实际,并在全球範围内传播。他们的发现对社会大有裨益。


两位获奖者同为史丹福大学教授,他们的拍卖理论还是充满创新意味的,他们为难以用传统方式出售的商品或服务设计了合理的新拍卖形式,例如对无线电频道的拍卖等。


今疫情肆虐让全球经济深陷萎缩,西方主导的传统经济学理论面对现实毫无办法。从美国到欧洲再到日本,乃至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无不採取宽鬆到极致的货币政策放水。如此量化宽鬆之策,在之前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已被证明不是良藥。但面对疫情带来的全球化链条中断,各经济体也只有採用大水漫灌老藥方。


经济学奖是诺贝尔奖最年轻的奖项,自1968年首次颁发以来,这奖项几乎全是颁给西方经济学家,这固然因为经济学理论始於西方,西方世界又是全球经济秩序的主导者,这个奖项烙上深深的西方色彩也是自然。但历年来获奖经济学家们依然不能破解全球经济的结构性沉疴与现实新难题。西方经济大厦在金融危机之后,地基已经垮塌。经过本次疫情袭掠,西方顶尖的经济学家们依然不能为西方经济体开出有效藥方。


西方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相比之下,学习西方市场经济经验的中国,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引擎,给予全球经济的贡献率近乎30%。新冠肺炎疫情虽然最先在中国爆发,但中国亦是最早控制疫情,最先复工复产复商复市,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最先实现经济复甦的国家,中国在今年将是二十国集团(G20)成员中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国家。


中国的经济学理论很多来自西方世界,但在市场经济实践方面给出的经济成绩单却是优秀。箇中原因值得全球深思。从西方滥用货币政策放水救经济的情况看,西方各国不仅放任市场的自我调节,而且迷信技术主义的政策手段。在急难险重的市场情势下,诺贝尔经济学奖没法给出有效藥方,也就可想而知了。


中国虽然没有丰富的经济学理论基础,但在平衡市场和监管的关係做得更好,加之中国将西方市场经济的开放,多边和全球化运用得最好,在经济治理上表现得更好。


今年两位经济学奖得主的研究其实也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一方面,在西方市场的困境下,颁给宏观经济学家似乎有砸招牌之嫌。颁给研究某一方面的微观经济学家,更能体现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家的价值。另一方面,两位获奖的经济学家,在拍卖理论和实践上确有独到创新之处。拍卖是市场中常见的交易模式,他们发明的同步多轮拍卖(SMRA),不仅为拍卖减少了不确定性,也让双方更加公平。而且,同步多轮拍卖在全球範围内,为无线电频谱销售带来了超过2000亿美元的收益。除了用於无线电频谱,这种拍卖模式也可用於电力和天然气的拍卖。由此可见,两位经济学家的拍卖创新理论还是相当有市场价值的。


尽管如此,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青睐“拍卖”,给人感觉像是乏人可颁的无奈。就此而言,诺贝尔奖委员会的委员们,也应摒弃紧盯西方的偏执,眼光更加开阔一些。这样,诺尔贝奖才会维持更持久的全球影响力。


发表评论

Baidu